言秋

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

[王杰希生贺]无题

想了半天还是发上,不知道写了什么。
我的魔术师,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。王杰希,生日快乐!

瑞士,苏黎世。
世邀赛的比赛周期不算短,呆了两个月后,叶修的头发长长了不少。他自己自是不在意的,但耐不住周围一圈人,决定在假日去次理发店。谁知,四个随队翻译一个都没空。叶修盘算下,自己光顾着打荣耀了,门都没出过几次;英语什么的早忘光了;至于其他人,他表示,学历都更哥没啥两样。
想到下一次假在十天后,叶修的神情一变,有气无力地瘫在桌上:也就是说,自己要被沐橙唠叨十天?!
王杰希走进训练室,看了他一眼:“你不是要去理发?”“是啊,可翻译都没空~”叶修微抬头,暼王杰希一眼拉长尾音,似乎很是哀怨。
王杰希一顿,说出自己都没料到的话:“要不我给你理?”
更出乎他意料的是,叶修竟然答应了?!

王杰希将一条毯子盖在叶修身上,颇为温柔地解释道:“没有工具,将就一下吧。”
叶修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房间内一时安静下来,只有剪刀细微的“咔嚓”声。
青年意外柔软的发丝轻轻落下,从指缝间。
“好了。”王杰希轻轻地在叶修肩上拍了下,正在打瞌睡的青年立即清醒过来。“困的话回房间睡一觉吧。”
“不了。”叶修拍掉身上的碎发,“还不错嘛。”
叶修靠在椅背上,仰起头,看向站在他身后的王杰希:“大眼,想不到你还会理发,看不出来嘛。”
“我爷爷是干这行的,所以会一些。说不定,我退役后会去当个剃头匠呢。”
“哈,那你就不管你微草的那群孩子了吗?”
王杰希眼眸微阖:“最后的路还是要他们自己走下去的。不需要我的时候,我自会离开。”

叶修嘴微张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却突然顿住。
王杰希俯下身,凑近叶修:“不过,我很乐意为你剪一生头发。”
脸与脸间隔的不过是几厘米,叶修能清楚的看见王杰希的每一点表情。他不由自主地想,其实,王杰希的那双眼睛不算难看。
然后,他听见自己说:“我也很乐意呢,大眼儿。”

事后,王杰希表示,都是那个儿化音太动人,自己才会把持不住的好吗?

没有尽头的路

雨日,叶修撑着伞独自走在街上,突想起了什么。
那是十几年前。

他与苏沐秋兄妹一同外出。行至一半,却突然有乌云层层堆叠,大雨倾盆而下。最后还是苏沐橙从包里掏出两把伞,抛给叶修一把,自己撑着一把跑远了。
苏沐秋微皱眉,想与苏沐橙合撑,却又追不上妹妹。一转身,便看见叶修撑着另一把伞冲他招手,一脸欠揍:“过来吧,哥就勉为其难地收留你。”
“喂,这本来就是我妹给的伞好不好?!什么叫收留我?”
“谁教沐橙把伞给了我呀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两人拌着嘴,却在不知不觉中安静下来。
叶修突然站住不动,并不转头,望着前方:“沐秋。”
“嗯,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,继续走吧,走慢点,不急于这一时。”
“嗯。”
伞下,两人并肩同行,并不言语,走得极慢。
愿这条路永无尽头,让他们得以一直这样走下去。

回忆戛然而止,叶修向前慢慢走着:“沐秋。”
“沐秋”
声音拔高了些。
无人回应。
叶修停下脚步,转过头,身旁空无一人。
他又向前走,独自,撑伞。
这条路永无尽头,却只有一人,独自走下去。


多少年,大雨倾盆,独自走过。
多少年,狂风满城,一人执伞。
多少声,“沐秋”依稀,终无人回应。
多少回, 停驻转头, 却空无一人。
曾经多少明晰的诺言,在雨中被淋得字迹模糊。
曾经多少并肩的同行,没等到天晴就无疾而终。

路很长。
长到永无尽头。

敌得过

有人说,再炽烈的爱也敌不过生死,敌不过时间。

在第二次带领队伍夺下荣耀世界联赛的冠军奖杯后,叶修终是离开了他所热爱的赛场。
他还是住在H市,只是闲下来后,他忽然有了强烈的思念,对那人的思念。
叶修不再只是清明去看苏沐秋,一次次越来越频繁了。只要一闭上眼,那年那人的眉眼都在眼前萦绕不去。自己真是疯了。叶修想。
所谓思念成狂。
所有的思念,所有的魂牵,所有的梦绕,都只是幻梦。逝去者,不可重回。
叶修在碑前放下一束天堂鸟,背过身去,却难以离开。
一切都还未开始,是否不会结束?
叶修不知道,背后淡淡的阳光中,苏沐秋伸出手来拥抱他,笑着,眉眼一如当年。
这是哪个庸人说的,爱敌得过生死,敌得过时间。
为你的爱,与一切为敌。
此情难改。




自己都不知道道写了什么,话说刚刚看见悠悠堇大大删文,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时?

只能寄出的信

沐秋:
 见字如面

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给你写信,不知你是否安好。
自上次一别,期间发生了许多事,便不再信中一一叙述。我过得很好,现已离开嘉世,带了一支极有趣的新队伍,叫兴欣,有几个不错的新人,也是第十一赛季的冠军,当然,这得归功于哥的正确领导。顺便一提,我已有了四枚冠军戒指,得到最后一枚时,我用的是君莫笑。你一定不会忘记它,它是你最得意的作品。它是成功的,整个荣耀圈都承认这个事实,只可惜,你没能与我一同目睹它出现时,众人惊愕的神色。
荣耀已有了第十区,等级上限也开放到85级,它获得越来越多人的承认,包括我的父亲,我想这是对你我以及更多人的承认。过阵子,我将作为中国队的领队去参加世界荣耀联赛,是的,它不在局限于一个国家,听到这样的消息,你应该很高兴。毕竟,那是你我所忠诚地热爱着的事物。荣耀,将永远作为荣耀存在。

接下来的一段很重要,苏沐秋,你给哥看仔细点!
那四枚冠军戒指,一个留在嘉世,一个给了沐橙,剩下两个则放在我床头的抽屉里。一个我自己留着,另一个,是给你的。真是可笑啊,沐秋,你说是不是?在我明白你情意的那天,你偏偏就就此离开,多可笑啊?!既然你离开了,那么就让角色反转吧,让我去将那戒指取来,为你留存,让我去追寻你。只是恐怕,此生我都无法与你再执手,将相同的戒指戴在你我的无名指上。
沐秋,我爱你,除了这句话我还能说什么呢?
原谅我,让这句话,在心间,在阴阳间迢递了十一年。

沐橙已经长大了,亭亭玉立,荣耀第一女神的称号可不是吹的,你就放心吧。而且,沐橙以沐雨橙风操作者的名义站上了冠军的领奖台,我想说,你的愿望从未走远。
明天我会和沐橙去看你,并把这封信寄出。明年你想要点什么?一束天堂鸟怎么样?

叶修
4月3日
苏沐橙将一束天堂鸟放在墓碑下,轻语:“哥哥,我和叶修来看你啦。”随后直起身,看向叶修:“走吗?”
“再等等,你先走吧。”苏沐橙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疑惑,但还是点点头:“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叶修叼上一支烟,又摸出打火机,却没有点燃烟,而是将一封信从外套内侧近心口的地方取出。
叶修轻按下打火机,火苗窜起,在风中游移不定。
火焰靠上信的一角,火舌舔舐着信,向上翻涌,在一瞬间如烟花般炸开
素白的信封,在浅红的火焰中弯卷、发黄,叶修缓缓松手,半截已还为黑灰的信在风中飘动。

那无暇的蝶,将翅染上殷红,在风中无所依地翻飞着,极迅速地燃烧,最后随风落地的只是一小块黑灰。
那是蝶,是烟花,是冷冷的灰。
又是一阵风过,那一块黑灰湮灭的无声无息。
那些无所依靠的思念。
叶修将烟点燃,靠在墓碑上,身躯一寸寸止不住地向下滑,脸上有难以言说的失去克制的软弱,他就这样靠着墓碑,坐着。
“沐秋”,叶修将烟从口中取下,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,“我没对任何人说过,我最期盼,最喜爱的是清明,在这一天来到时,我的心竟是喜悦的,像小时候过年一样,多好玩?只有这一天,我可以毫不顾忌、肆无忌惮地想念你。”声音微颤,手似乎也在抖,这对叶修来说,本是不可能出现的事。
是,哭了吗?
这封信注定有去无回,却还是让人忍不住去用这一生中最郑重的态度去对待。
这一封只能被寄出的信,从头到尾,不过是叶修对与苏沐秋只是久别的幻想。软弱的幻想。
这一出无人应答的信,本是独角戏。

叶修:
   见字如面
你是否还安好?沐橙最近怎么样了?想来已出挑成美丽的少女,如可以,下次请为我寄来她的照片,如果是你和她的合照,便最好了。
十一年未曾见面,很是想念。你在嘉世是否顺心?别委屈了自己。可曾完成了昔日的约定,站上了荣耀的最顶端?荣耀有什么新变化?你又遇到些怎样的人?我有太多的事无从知晓,请务必写信告诉我。毕竟,即使无法与你再并肩同行,我也不希望被你甩得太远。
这十一年,你想必也遇到过许多不易,但请记得,我从未走远,屏幕上,沐雨橙风会和一叶之秋并肩而立,那光彩流转,必是熠熠生辉。分离的仓促,使我来不及向你道别,十一年后,我唯一想说的是,我,爱你。
我过得很好,这里跟原来没什么区别,今天天气不错,或许我会出去走走,勿念。
保重身体,照顾好沐橙。
你我的荣耀不败。
苏沐秋
4月4日

苏沐秋坐在桌前,将信纸折叠放入信封,郑重地在收件人的那一栏写上
叶修。
将信举到半空,苏沐秋盯着叶修二字看了许久,仿佛再不能见到。苏沐秋走出屋子,轻轻将信投入街口的邮筒中。又在街旁站了会儿,望了望天,往回走。
这里的天空从无晴朗之说,永远晦涩不明,似乎飘浮着无数污浊的魂灵,遮挡住了来自尘世的阳光。
苏沐秋从门口的邮箱前走过,目不斜视,那邮箱的铁门已锈蚀,微微弯曲翘起,使人能看见其中放置的十封信。
同样是素白的信封,同样在收件人处写着叶修发名字,同样被敲上象征查无此人的退回印章。
十封,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信,在这铅灰色的天空下,上演一出没有尾声的戏。谁是丑角?
目不斜视,只是不想去戳穿自己好不容易编造出的谎言。
你我之间,隔着的不仅是山水。








伞下无名:

真的,周围来来往往那么多人,叶粉们聚在一起为他停滞。他们穿着队服拎着行李箱,很多人都是从西站漫展过来的。

叶粉们停在这里,在每一个间隔的15分钟(大概10分钟左右及以上)里,为每一个路过的陌生人安利他们的英雄。

嘿,朋友,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?

而等到那15秒要出现了,叶粉们便屏息凝神。他们拍照,他们摄影,他们记录着,又仰望着同一个信仰。

他们在纷杂的人流中那么格格不入,甚至有路边送外卖的小哥还调侃说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。天气阴沉,马上要下雨,但没人带伞,也没人着急离开。

他们停在这里,只因为他是叶修。

因为他是叶修,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因为他,每个粉丝心甘情愿为他驻足。

真的太好了。

太好了。







然后讲个笑话。

遇到了一个自称韩文清唯粉的男孩子,也在那里站着看,他拍没拍我没看见,但这已经足够让人哭着笑出声了。


千机不可泄露:

【北京东城区崇文门广场广告实拍】

因为私事原定到北京的计划取消了,谢谢我宝 @伞下无名 替我去看他TUT
虽然我没能看到现场,但真的很开心、满足。

这世间无数星辰,他就是那颗永远发热发光的恒星,是永不熄灭的火。


来自她的转述(掺杂我的少数私心):

来来往往非常多的人,只有叶粉为了他驻足,一遍遍等待十五分钟只为了拍摄那属于他的15秒镜头。

现场很多人,很多喜欢他的人在大声呼喊尖叫,用手中的拍摄工具一遍遍记录下画面。

陌生人好奇地询问这是谁,你们在干嘛,他们便大声说这是叶修,是全职高手男主,是世界上最好的人。陌生人停下脚步,和深爱他的人一同望向大屏幕。


这世界上没有叶修这样一个人,这世界上又存在着叶修这样一个人。

没有什么比共同喜欢一个人更为幸福了,这些日子遭受的苦痛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。

有幸在那一天,遇见了最了不起的你。


感谢生贺组 @0529叶修生贺组 带来这么好的活动TUT

爱你们,爱叶叶!

[吴叶]经年

叶修,生日快乐
严重OOC,慎入

那是第一赛季的事了,嘉世刚成立不久。
叶修生性散漫,生日对他来说并不重要,周围知道他生日的只有沐橙。苏沐橙心细,每逢生日总不忘给他送个蛋糕,除此之外,也就叶秋会在QQ上对他说句“生日快乐”。
5月29日,十一时,叶修吃掉蛋糕,准备睡觉,本以为这生日就这么过去了,门突然被敲响,叶修一愣,走去将门打开。
门外的竟是吴雪峰,只见他笑眯眯地晃了晃手中的盒子:“小队长,生日快乐呀!”叶修看了看吴雪峰,又看看盒子,认出这是嘉世隔壁蛋糕店的,里面装的自然是蛋糕。
那个夜晚,他们分食了那块不大的蛋糕,一点烛火摇曳,映着两人年轻的脸庞。
…………
“哎,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?”
“签约的时候,我帮你去印的身份证复印件,那时看见的。”
“啧,早知道我就自己去了……”
“我该回去了,明天还有比赛呢……”
“晚安,小队长。”“晚安。”
…………
接连三年,叶修的生日都这样度过,直到第三赛季,吴雪峰宣布退役,不辞而别。
吴雪峰离开后的第一个生日。叶修在电脑前守到十二点——为等吴雪峰的一句生日快乐,到那个熟悉的头像,至始至终都没有亮起。
“也对,连去了哪儿都没说,又怎么会记得他的生日?”
叶修自嘲地笑笑,沉沉睡去。
次日清晨,为掩盖身份,叶修照理提前半小时独自出了门。
“你,怎么在这?”叶修愕然。
那人坐在行李箱上,晃晃手上的盒子:“当然是为给我的小队长过生日啊!”
不提还好,一提叶修便想起昨日的事来:“吴雪峰,我的生日早过了好不好!?”
这一声吼出来,叶修才想起这事嘉世门口,拉吴雪峰到一旁,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吴雪峰无奈地笑笑:“飞机晚点了五个小时,不然我昨晚十一点就能到。我到时看是凌晨,你今天又有比赛,便没去找你。”
叶修一愣,微觉理亏,看着吴雪峰那张稍显疲惫的脸,不禁脱口而出:“你在这坐了四个小时?”叶修腕上的手表,指针刚刚指向八。
吴雪峰笑,避开了话题:“难得见你关心我呢,小队长,别说那些了,要来点蛋糕吗?”
叶修接过盒子:“那家店原来还开着。”
“是啊,只是搬到城西了。”
两人在街边分食了蛋糕,一如以往。
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,以叶修在吴雪峰的提醒下,猛然记起还有比赛而终止。
叶修向吴雪峰挥挥手,权当告别,正要走,一张脸在他眼前迅速放大,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叶修耳畔,“要加油啊,小队长”,又是一吻落在叶修的额上,轻盈而含情。
…………
那一天,叶修的比赛打得异常凶残,取得的几乎可称为压倒性的胜利了呢~
很多年过去,吴雪峰在没回过国,但总有一份蛋糕被准时送上门。叶修身边的人越聚越多:陈果、唐柔……生日也过得一年比一年热闹,叶修总一个默默吃掉蛋糕,想着一个人。
“小队长,生日快乐呀”
“要加油啊”
“我得走了,十点的飞机,国外还有事”
“小队长,晚安” “小队长…………”

第十年,叶修叼着烟,极难得的露出了惊愕的神色。
“小队长,生日快乐呀!”

有幸遇见你

叶修,生日快乐!

荣耀,将永远作为荣耀存在。

伞修[念]

   第十赛季结束。叶修又去看苏沐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忽然,他发现不知何时,自己已记不清苏沐秋的样子。
   冲淡一切,是时间的温情,也是时间的残酷。
   叶修靠着墓碑坐下来:“沐秋,我来看你了。”话一出口,又有些自嘲地笑笑,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怎么肉麻了。
   对所有人来说当年的那场变故都来的太突然,生死无常,叶修第一次切身体会到这个词,这也成了他一生中最痛的词。
   当初说好一同站上荣耀的最顶端,
   当初说好并肩作战分享胜利荣光,
   当初说好执彼此手共白头看雪落……
   当初的理想,当初彼此的一切,在今夕皆是幻想。
   叹谁人,痴痴说梦。

   只依稀,记当年,肩头雪化,万里山河在瞳中,
   念今宵,伞成谶,墓前只叹,十年生死两茫茫。
   幽幽转瞬,谁人与我共执手。

   
莫名其妙的东西,都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。新人一只,文笔渣,见谅。